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自由逍遥的生活

zhaodonglin博客

 
 
 

日志

 
 

庄子的逍遥浪漫自然思想与现代自由理性文明精神  

2013-07-10 16:13:48|  分类: 文化哲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庄子的思想中,积极的创造性和消极的破坏性是并存的。“逍遥游”用奇伟雄阔的想象力描绘了一幅神话般的图景,这种神话式的图景来自人们对自然感应而生出的艺术性创造,在实际生活中是否存在,是有待于验证的。而庄子眼中的自然在大多时候都是一个充满美好生命力的世界,有似于卢梭所虚拟的自然状态和浪漫派所追求向往的理想生活。然而实际生活中的自然世界虽然有着美好的一面,更有着充满争斗,令人恐惧,险恶丛生的可怕的一面,就象霍布斯所描述的“人对人是狼”的自然状态一样。因此,为了克服这种可怕的自然状态,人类才发展出了文明、理性、伦理道德等社会生活的内容。然而,这些东西在提供和保障人的美好生活的时候,也逐渐给人的生命力套上了使其窒息衰败的桎梏枷锁,就如生产力的发展要冲破生产关系的束缚一样,人的自然生命力,原始冲创力的发展也要突破外在社会关系的拘滞,而不断焕发新的生机,庄子生活的时代正是人的生产力,生命力突破原有的历史躯壳而奔流汹涌的时代,它扫荡一切旧的社会秩序而寻求一个新的理想世界,儒家孔子以在一定程度上恢复和重建过去的伦理道德来实现它;道家庄子则彻底举起批判的武器,将人类逼退到最初的原始状态,在否定一切文明生活之后,构建了一幅想象的自然图景。

然而庄子把这一自然景观置放在文明历史诞生前的蒙昧(鸿蒙)状态,又将它作为文明历史未来发展的理想和引领方向,实质是以回复到艺术化虚构的过去的方式来实现对现实的超越和对未来的梦想,这种根据过去流传下来的些许美好回忆而将黄金时代寄托在发展程度很低的原始状态的例子在人类思想史中屡见不鲜。而庄子所渴慕的是站在他已经达到的文明历史基础上的,对旧有现有文明的挣脱和超越,而达到一个更适合正在舒张,扩展,迸发出来的新的,更强更旺盛的自然生命力,生产力的新的文明阶段,它既不是被文明裹挟,束缚的,受压迫压抑戕害的自然生命力渴望蓬勃生长而与现实作痛苦斗争的自然状态,也不是毁弃文明而任由自然蛮力戕贼毁害自身的自然状态,而是力图站在已有的文明的高度,超越文明的形式,化于自然而衍生出更丰富多彩,欢乐美好的生命内容和形式。作为一个文明时代的知识阶层的代表,庄子深刻领会到了这个时代的文化精髓——道,强烈渴望着将它运用于自己的个体生活和社会现实的改造中去,但是,他所体会到的道,是在大量的形而下的生产生活创造积累的基础上产生的极端形而上的精神文化成果,他所追求的貌似朴素的自然,是超越了人类为追求自由而历尽艰辛建立起来的极其高贵的理性文明的感性自然,一旦他从神圣的,形而上的抽象精神王国回到形而下的现实世界,就面临着为文明理性生活作出奉献的自然感性生活的低下,破碎,贫弊和无奈,那种抽象的,神圣高贵的形而上的道欲想涵盖全部世界而非仅只那孤独的精神王国时,就必须进入现实世界的丑陋肮脏之处而与苦难为伍。充当高贵而痛苦的混世状态的清醒之徒。因此,如果他还想追求逍遥游式的完美理想,就必须去抗争,奋斗,去改变他所厌弃而并不能摆脱的现实世界,在这种抗争奋斗中迸发出更加绚烂的火花;映照他在文明理性的高峰梦想的自然感性生活,这种生活是一种自由神美,它结合了自然本身所固有的感性的优美和自然为追求更美而产生的理性拼搏成就的壮美两种性质。它所包含的自然感性生活,并不是对没有产生和获得文明理性生活之前的自然感性生活的简单复归,而是对之的高贵的超越和升华,因此它所凝聚的能量和所释放出的生命力是比前一次更大,更丰富,更绚烂多姿多彩辉煌壮丽的,这就是庄子的逍遥游,汪洋恣肆,与天地精神独往来的道家哲学美学胜过老子的见素抱朴,清心寡欲的道家哲学的原因,二者间的关系是生命在本质上的记忆回归和在内容形式上的超越、丰富、发展。庄子虽然对儒家的文明理性教化学说极力否定,批判,嘲笑,甚至攻击,诋毁,但他依然不得不站在部分由这种学说提供的社会土壤上生活,生产,发挥生命丰富的想象力去超越,前进到一个更美好的理想世界。庄子的“天”是不能没有人的“天”,他的“天道”之中必然包含着人道、否则他整个壮美雄阔的想象图景就根本没有着落的基点。只是这一“人道”比儒家文明理性提供的人道要更自然,更优美,也更自由,更接近梦想追求的神境,因此它能对文明理性中孕育,生长,破胎而出的自然生命力,生产力整合,形成更新,更好,更美,更符合成长的自然生命要求的文明理性,应该是文明理性与自然感性的合一:自由神性。要达到这一状态,必须着落到生命的艰苦的实践中去,必须在自然与文明的低谷与高峰之间的一次又一次的反复轮回中不断丰厚提高着自己的生命和理智能力,这种丰厚和提高是以积极和消极两种形式来进行的。积极的方式就是以儒家为代表的文明理性的创建和积累,主张自强不息,刚健有为,消极的方式就是道家的对文明理性的负面效果的消解。而恢复发扬自然感性的努力,这种努力从追求完美理想世界的角度讲也是积极的,因此才有老子的“无为而无不为”,庄子的恢宏雄阔壮美的逍遥游境界,它是一种凌驾于刚健有为的文明理性成果之上的自然的优美,必然在自己的阴柔之美中融入了前者的阳刚之美。这种阳刚之美的孕育和诞生是新生命从自然母体中脱胎而出产生的壮丽璀 璨奇伟的景象,因此庄子哲学美学中绚烂动人丰富的艺术想象完全是他所处的时代的天文地理动植物等自然风貌和人类的社会生活和精神风貌的反映。康德在描述崇高的壮美时指出,它是一种带有恐怖性质的,令人惊悚惧而又激动不安的壮举。从自然的角度讲,它是自然界神奥奇伟的嬗变在人类心灵上的投射和反射,从文明的角度讲,它是人类的社会理性发生的一次深刻伟大的革命。它必然是制造和带有恐怖的痛苦的;它也必然是昭示和带来灿烂的欢乐的。它要突破自然对生命的压抑压迫而获得更大的自由和崭新的理性;它要突破文明对生命的压迫压制而获得更大的自由和崭新的理性,这种自由与理性的合一就昭示着人类与世界完美的幸福生活。庄子在他的思想中以自然感性的好奇惊异冲动撞击打碎突破着陈旧腐败窒息的文明理性的禁锢桎梏枷锁;又以文明理性的积淀凝炼精粹整合升华引导着粗俗野蛮肆虐的自然感性的争斗破坏冲创。这样就把两股气势和力量揉合融和成了既符合热情奔放的自然原则,又适应合理节制的文明标准的自由神性。庄子和他所处的时代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这理想,为未来思想和社会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然而自然和文明历史以更伟大更丰富的气势和力量智慧远远超越了这个时代和初级阶段,在后来的历史中,庄子和道家思想在自然生活和人类的社会生活,心灵生活中不断被追述改进丰富,他在历史深处引发的每一次强烈震响回音都象他所处的那个独特时代一样,在自然与文明历史发生伟大嬗变和革命的时刻,把人类与世界带向更高级更发达更美好的崭新发展阶段。庄子之后,在中国思想和文化社会运动中先后有魏晋玄学,佛教禅宗,陆王心学,和五四新文化运动四次除旧布新的巨大变革,每一次无不如庄子和他的时代一样,突破了前一个时代的自然和文明蛹壳,生化出美丽活泼,生气勃勃的蝴蝶凤凰,而每一次变生都比前一次更绚烂,更丰满,更充实着生命的气韵和活力,好象不死之鸟一次又一次从涅盘的灰烬之中获得崭新伟大灿烂神奇美好的生命。而在首先孕育诞生现代工业文明的西方思想社会文化运动进程中,自与庄子几乎同时代的古希腊柏拉图的理念论思想和雅典民主城邦的繁荣文明之后,经中世纪圣奥古斯丁的天启浪漫教父神学,和希腊化时代的繁盛文化生活,16世纪路德因信称义宗教改革和加洛林王朝的文艺复兴,17世纪以笛卡尔为先驱的“怀疑一切”,“我思故我在”的先验唯理主义和近代科学革命。18世纪以卢梭为首的启蒙运动和法国大革命,19世纪以尼采为代表的浪漫主义运动和第二次工业革命,直至20世纪以海德格尔为集大成者的存在主义和第三帝国纳粹运动,每一次都实践实现着人的觉醒,使人的自我意识由自发的自然感性自发上升为自觉的文明理性,在奋力挣脱自然母体的束缚所产生的崇高阳刚壮美之后,又要努力寻找着向自由母体的归依而产生了自然阴柔优美。每一次都把前一个时代的自然文明成果吸收容纳消化发酵生发出新的,更丰富,更深刻,更高远,更广阔,更强劲的精微博大成果,造福当时的人类与世界,并开启和传递给下一个时代,形成一浪高过一浪,一浪热过一浪,一浪快过一浪,一浪猛过一浪,一浪美过一浪的自然文明历史运动冲击波。庄子的浪漫思想的本质特点正是通过对最本原的太虚之道的复归来开创出理想梦想的自然文明的美好生活,这是把自然文明历史发展到当时积累的所有成就和能量凝集起来,以聚变的方式从原在本在自在的母体之中裂变出一个梦想理想畅想的子体,这种聚变裂变产生的美里吸取了以前所有知识经验智慧成果而彻底免除了痛苦的灿烂辉煌,是富有自由和富于理性的,也是自然和文明发展的美好神性的柔情展现,它的复归和开创是无穷无尽的,它的魅力也是延绵无穷而愈发迷人的。它所产生的伟大成果:母体与子体,将严格遵循文明理性的标准法度,充分发扬自然天性的想象力创造力,形成在神奇高妙的自然支配下的神圣热情的自由的壮丽演进。

现代的自由理性文明精神首先在西方的思想文化和社会生命中产生和形成。他在巨大的痛苦之中以极大的代价脱离自然母体而获得独立,为了消除这种痛苦遗留下的毒害,偿还艰苦奋斗所付出的高昂代价,他必须以自己高贵的精神谦逊地向自然母体回归,与自然母体达成谅解和解,才能使自己的独立不致成孤独,而无家可归,无路可奔,萎顿拘缩,失去意义,陷于死地,才能使自然母体为分娩他留下的伤痛得到平复而焕发生机,充满希望,拥抱子体,蓬勃舒张,盈溢丰润。因此,西方文明必须向东方文明低下高昂的头颅,就象孩子向母亲伸出亲热的双手,以自己的力量抚平母亲为生育自己而落下的灾难,伤痛,疾苦,才能使自己的奋斗成就得到母亲欣慰的嘉奖赞许而充满自豪幸福,才能打开母亲身体和心灵深处更神秘深邃的宝库而与她共享未来更辉煌美好的幸福生活。而东方文明则要在西方文明激起的生命激情中绚烂地盛开,通过对孩子成长经历的回味理解,让孩子天真活泼的动力不断触发自己身体和心灵深处珍藏的历史真谛的秘密,让它焕发出的光彩不断照耀辉映两个人,所有人,整个世界无穷美丽,迷魅动人的身姿!

摘要:庄子的逍遥浪漫自然思想追求的是一种自然感性生活,这种生活只有建立在人类历史的文明理性发展的高峰上才是可能的。因此庄子的形而上的感性生活必须努力进入形而下的艰苦的实践斗争的社会生活,西方的自由理性精神正是提供了这样一种选择路径。而庄子的神美的自然感性思想对于自由理性文明精神则是一种灵感的触发和命运的归宿,它使东方和西方,母体和子体,在经历了艰苦的分离之后,得到了相得益彰的结合。

作者简介:苏小松,男,1969年5月生。安徽亳州人。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研究生,江苏大学出版社编辑。从事世界文化史方向研究。

庄子的逍遥浪漫自然思想与现代自由理性文明精神 - 冬妮 - 优美与浪漫 自由而逍遥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