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自由逍遥的生活

zhaodonglin博客

 
 
 

日志

 
 

三峡补记(转载)  

2011-05-22 20:54:20|  分类: 社会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峡补记 (2011-05-21 21:06:51)

    DSCF0067.JPG

    2002年2月我在三峡大坝的补裂缝现场。当时所站立的地方现在已是百米深水下。

2011年5月20日对4年前的2007年5月21日所作《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三峡 》之补记:国务院终于出面承认三峡带来了种种问题,要求妥善处理,旧作翻出在网间疯转。因是四年前旧作,不能尽展时空河势之变迁,因作补记。

三峡大坝最近成了关注的焦点。三峡工程上马,宣传的首要功能,是能一劳永逸地解决长江中下游的洪患问题。所以峻工后,它必然承受人们对于其防洪的审视、检验,以及要承受一定的口水、板砖。
       07年冰灾的冬寒湿气有很大一部分来自千里三峡库区,这是冰灾突如其来的一个物构前提,来自西伯利亚的寒风将之刮向贵州湖南湖北,尤以湘南的南岭北坡冰灾最为厉害。这是因为南来湿冷气流被西北寒潮吹到南岭,为南岭北坡南北阻隔的千余米高山阻隔,于是湘南形成的冻雨比北面的湘中湘北厉害得多。


       南岭最高峰的莽山国家森林公园一带,鬼子赛后山有一对树龄达三千年以上的情侣松,雄株那年因冰灾折腰。也就是说,这一年区域气候迎来的是三千年未有之剧变!如此的突变不是因三峡改变气候又是谁?而后,莽山几乎隔年就要迎来冰挂。这是以前极罕有的。
       前几年的西南大旱、今年的长江中下游大旱、5.12大地震与三峡或有或然性地质板块促发关系、局域气候改变关系,因学力、方向等有限,待有识之士接着论证。吾本湘人,洞庭湖、鄱阳湖流这几年三年两旱的现实,不太象大气候改变。湖南水利专家如聂芳蓉等,一直在反对三峡工程,并对三峡的洪季开闸、旱季蓄水,加剧自然灾变的逆调节,一直提出强烈反对。因长江洪水进入荆江,有三条分流进入洞庭湖,洞庭湖无论旱涝,都成了直接受害区域。
       说到去年(2010年汛期),当时长江全流域型洪水已经形成,强降雨却是逆江西上。当下游的河塘湖库水位已经很高了,对上游泄洪形成顶托,长江中上游的洪峰才开始成形,一波一波向下游施袭。此时三峡大坝正加紧泄洪,降低库容水位,以迎接即将到来的中上游强降雨。时值下游洪魔肆虐之际,三峡的防洪拦洪功能首遭质疑。
       当7万秒立方的长江洪水进入三峡库区时,出库4万秒立方、每秒拦蓄水3万立方洪水,体现了三峡水库一定的拦蓄能力,洪水阻滞在库区内有时间由库容和来水量决定,水总是要寻泄流出路的。一但加大流量泄洪,多年来夸大宣扬的防洪能力,如当年上马前普遍宣传的“三峡工程峻工之日,就是长江告别洪患之时”,对三峡水库防洪功能的质疑,就达到了顶峰。  
       客观来说,三峡工程具有防洪拦洪功能,只是没有宣传中那么绝对,也并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长江洪患问题,它的作用现在看来主要还是发电,而不是上马时宣传的“首要防洪”。但它能错洪削峰,能调蓄百来亿洪水,阻滞高位洪水对下游的毁灭性冲击。
        到7月19日07时,三峡入库流量62100 立方米/秒,三峡大坝坝前水位 146.69米,干流寸滩站洪峰水位183.31米,明显存在37米多的水力坡度。三峡成库从来不是平湖,而是斜湖,几年来哪怕枯水期也一直蓄不到175米(事实上是到了2010年的10月26日,才蓄到175米高程),当年计算错误,因此根本达不到设计的220亿防洪库容。按最新计算,150海拔高程左右的蓄水位,拦洪库容不足160亿立方,再计上水力坡度对上游逆涨的影响,实际库容还在这个数之下。
       库容不足的短,容易因为人为调度的错误,把宣称的拦洪蓄洪的利变成害。
      1996年洞庭湖大水,沿湖300多个垸,倒了200多个,那年长江却没有发大水,只是湘、资、沅、澧四水来水。历史上洞庭大水都是四水和长江分流入洞庭同时发大水,那年那么惨的真实原因是五强溪、凤滩、柘溪水库大坝拦蓄洪水,搞错了天气。当时湖南冬天缺电严重,又因多为水电到冬天时缺水发电,所以各水电站趁以为的汛期末把水蓄得满满的,蓄水的依据是气象局“未来十数日到一个月内没有大到暴雨”。没想到一周后各地纷纷下起超强暴雨,气象预报的失误,把拦蓄洪的几次洪水叠加到一起往下放,下游顶不住只有纷纷溃堤。
       但愿三峡不会再犯这种自以为人算得过天的错误。这就涉及到另一个调控关键了。就泄洪调度权而言,出库25000立方米/秒以下由三峡总公司自行调度;出库25000立方米/秒到56000立方米/秒由长江防总决定;56000立方米/秒以上,则由国家防总定夺。
       据媒体报道,长江委水文局曾到长江上游调研各水库的情况,包括对各水库库容等进行备案,但大多被拒绝。有好几家上市公司甚至认为库容及消落方案等属于公司机密,如果外泄可能影响以后的电价竞拍。长江委官员还表示,尽管三峡集团公司强调集体调度,但是三峡集团公司有时也会违反长江防总的调度要求,在2008年时就曾为了发电而在汛期蓄水。
       这显然不利于全流域水情调度,甚至操作不当,可能引发人造天灾。
       温家宝总理7月23日专程赶到到武汉长江水利委员会视察,指示“要搞好三峡、丹江口水库等重要防洪工程的科学调度。坚持蓄泄兼筹、江湖两利、上下游协调,科学安排下泄流量。”显示对全流域协调的担心和对超98洪水的今年长江洪患的重视。早前几天,又再主持国务陆军专题会议,要求正视三峡带来的种种不利。总理做的,正是在理顺现实的纠结。
       按去年重庆寸滩超过7万/秒立方的高洪来水,三峡水库最多只能顶三天左右,就不得不大开闸门泄漏洪。去年长江委与三峡总公司为此扯皮打嘴仗正是为此,三峡总公司只会首先考虑自己大坝和电厂安全,换言之,旱季缺水它要关拦强蓄不愿加大流量下泄、洪季它要降低水位(预留库容防洪)加大泄流,有时都有自身利益其中,不太会顾及上下游感受。所谓旱季蓄水,下游干得见底;雨季泄洪,下面冲得七荤八素。
        事实上三峡成库后,已经多次出现了逆调节现象,即缺水旱季它要保持蓄水高程关闸拦水,中下游越是缺水它越是少放水,利益集团利益和广大流域人民利益冲突;洪季上下游顶不住时它有自身算盘,不淹下游就选择淹上游,去年洪季时年先淹重庆,后来又因库容有限不得不回大泄洪,让下游抗洪雪上加霜。
       三峡出现人为调蓄失误的可能比湖南的几个水库要高,因为库容与来水之间的比率太小,稍有操作失,即可出现去年的旧事甚至超过去年的险恶程度。所以三峡的另一个牛皮在事实面前也破产了,那就是防洪第一,其实利益集团谋算上这个项目时,就心知肚明三峡工程基本就是为发电而生。
 
 
    部分内容节选自赵世龙未出版作品《我们竟然百孔千疮》。
    详见链接: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221741654_2_1.html

    赵世龙和三峡有关的重要报道和揭密:

    《三峡大坝开裂了?》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d24c5601007ygt.html

    《三峡蓄水出斜湖移民红线大错误》http://blog.sina.com.cn/u/48d24c56010003pe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